花和的文章杂物间

若心能新生于人世,夜半之月亦可眷恋之?

文章总计1338字,阅读全文大概需要3.35分钟。

一个傻子看到了一群人聚到一起,便也参与进去,与人挤搡起来。

一个傻子看到了一群人聚到一起,便也参与进去,与人挤搡起来。

起初傻子挤起来还是蛮轻松的,直到他挤到一半被一只肥硕的身躯挡了去路。但傻子本人是不会介意的,他伏下身去,豫备从肥硕的胯下穿过,刚钻了没一半,便被一只手提了出来。

“呔,哪里来的土狗,滚开滚开!”

肥硕大手一挥,把傻子扔出了人群。傻子吃了痛,便不再从原路挤回去。傻子围着人群绕了两三圈,好歹寻了个人稀的地,预备从那儿再钻进去瞧个究竟。不幸的是这与上次大不相同,人是挺少的,但个个都挤得密实的很,就似嵌了石灰的砖墙。傻子受不了汗臭味,便寻思先到附近树底下等一会儿,等人少再挤。

说干就干。傻子一路小跑来到树底下,寻了片干净地便躺下休息。似乎是两天没吃东西的缘故,傻子自始至终都睡不着。

没一会儿,肥硕从人群中走出来,骂骂咧咧着说着啥,而手中似是添了几粒核仁。肥硕将核仁扔到嘴里,咕叽咕叽地嚼了一通,然后骂骂咧咧地扬长而去。傻子坐起来,盯着肥硕的背影,便猜疑人群中央或是在发核仁!

傻子果然是一根筋,他很快把自己哄倒了。

“核仁!”傻子拍着屁股的灰,冲向人群。但傻子依旧没挤进去,而他的头上添了一个脑包。

“嘁!跟我抢核仁,你们买不起么!”傻子想,“抢罢!留着我的,剩下的全当是舍给你们啦,啐!”

揉了揉包,傻子心满意足地走回树荫,他果然是一根筋,又把自己哄倒了。

人聚地越来越多,人墙也越来越厚而密实。原本空无一人的村口转眼间成了街市。人群很快地堆到树下了,而傻子不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好像是外乡的。

一个采茶的老汉路过,看见聚了这么多人,便寻了一个正往里挤的年轻人:

“这是干嘛的啊你就挤。”

“挤什么——我也不晓得,看人挺多便挤过来了。”

“核仁!”旁边躺在树下的疯子突然吼了一声。

“核……核仁?”老汉和年轻人回头看着傻子。

“对!核仁!刚才还看见一个胖子挤进去取了核仁吃哩!”

“那你为甚不去取个吃哩?”老汉挫了挫茶筐。

“嘁,咱还不是……”

未等傻子说完,人群当中现了一声嚎叫,然后便是一阵叫好声;随着喝彩,人群渐渐地散去了。

傻子以为轮到他取核仁了,便跑上前去,一把拉住前面那坐在桌子后的人,便问:

“核仁呢,还有么?”

后面一个人说:“核仁没有,脑仁倒是有一个。”

说着,那扛刀的壮汉扔下来一个红通通,圆滚滚的东西。傻子定睛一看,上面还有一双怒目也是圆滚滚的。

“我……我不要了!”

傻子拔腿便往回跑,老汉和年轻人的目光也阻不住他。路上下了雨,傻子便冲进一间破庙,进了门,他便寻了一块巨石堵了门,似是怕那圆滚滚的东西冲进来似的。

但傻子刚坐下来,便被眼前的神像唬住:神像的眼睛,与那双怒目丝毫不差!

“欸!你这家伙,你要核仁?那我就给你罢!”一个声音响起。

傻子想跑,但为时已晚。

傻子的尸身在一个星期后被人发现,是被神像手里的斧子砍死的,然而,谁也不知道那斧子是怎么落下来的,只知道傻子那颗惨白的头颅上,两双眼睛圆滚滚地睁着,目光不远处是两颗核仁。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