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的文章杂物间

若心能新生于人世,夜半之月亦可眷恋之?

由 日向花和 发布

日向花和

描述人们实际上怎么使用语言与规定人们如何使用语言才能更有效,这两者并非对立关系。我们可以分享如何写出好文章的建议,而不必轻视对方。我们可以尝试纠正写作中的错误,而不必惋惜语言的退化。我们可以经常...

描述人们实际上怎么使用语言与规定人们如何使用语言才能更有效,这两者并非对立关系。我们可以分享如何写出好文章的建议,而不必轻视对方。我们可以尝试纠正写作中的错误,而不必惋惜语言的退化。我们可以经常提醒自己努力追求良好写作风格的原因:促进思想的传播,证明我们对细节的关心,以及为世界增添一些美丽。——史蒂芬·平克:《风格感觉》

继续阅读

我们刚刚度过了充满挑战的一年。这一年里,不论是我们直面时代洪流的恐惧,还是因进步而来的欣喜,这些情感都在充实着我们经历的同时,飞速地离我们远去,成为了独属于我们个体的历史。

我们刚刚度过了充满挑战的一年。这一年里,不论是我们直面时代洪流的恐惧,还是因进步而来的欣喜,这些情感都在充实着我们经历的同时,飞速地离我们远去,成为了独属于我们个体的历史。

继续阅读

《阴间革命手册》本身是残缺且信口雌黄的,其中诸多段落的论据与其研究甚为肤浅并错漏颇多;但此书之所以成型,是因为其意义是复杂的,它作为一种形式,指出了对保有革命的幻想和其他事物同等重要,皆因它总涵...

《阴间革命手册》本身是残缺且信口雌黄的,其中诸多段落的论据与其研究甚为肤浅并错漏颇多;但此书之所以成型,是因为其意义是复杂的,它作为一种形式,指出了对保有革命的幻想和其他事物同等重要,皆因它总涵盖着最后一丝抗争的冲动;而另外一个层面则是,永不付诸的行动亦和此书一样荒诞可笑,寄望突如一场盛大革命解决诸多矛盾,实则和奢望死后荣华富贵的是一样荒谬。

继续阅读

一些嘴硬的美国政客、军人和幕僚仍在坚持说,阿富汗战争,“我们赢了”。最执着于说这种话的,首推总统拜登及美国本届政府。

一些嘴硬的美国政客、军人和幕僚仍在坚持说,阿富汗战争,“我们赢了”。最执着于说这种话的,首推总统拜登及美国本届政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