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的文章杂物间

若心能新生于人世,夜半之月亦可眷恋之?

由 日向花和 发布

日向花和

花和在十年之后当选为立华市市长,做了政治家这等在亚太联邦里“最低贱的职业”,他也因此处处受辱。在一次偶然的境遇中,花和遇见了此生从未见过的怪人。

花和在十年之后当选为立华市市长,做了政治家这等在亚太联邦里“最低贱的职业”,他也因此处处受辱。在一次偶然的境遇中,花和遇见了此生从未见过的怪人。

继续阅读

仲冬的年三十,早已是银装素裹。除了星星点点的雪片,砭骨的寒意也逼迫我将手紧紧地揣在衣兜里。握着手中的钞票,我不觉地加快了脚步。

仲冬的年三十,早已是银装素裹。除了星星点点的雪片,砭骨的寒意也逼迫我将手紧紧地揣在衣兜里。握着手中的钞票,我不觉地加快了脚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