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的文章杂物间

若心能新生于人世,夜半之月亦可眷恋之?

分类: 终点的呼喊

在高中毕业前半年,到大二上学期这段时间,我最喜欢的就是做白日梦,每天幻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遇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是我加入文学社后撰写的所有文章的集合。其中《店家的年三十》还有幸上过校报。但大多文章像社长及同僚说的那样,不明所以

“哼,这孩子出去才三年,回来就找不到路了。”父亲拍了我一下,似乎在对我表达不满。我也只好附势笑笑,缓和这不明的尴尬。

“哼,这孩子出去才三年,回来就找不到路了。”父亲拍了我一下,似乎在对我表达不满。我也只好附势笑笑,缓和这不明的尴尬。

继续阅读

仲冬的年三十,早已是银装素裹。除了星星点点的雪片,砭骨的寒意也逼迫我将手紧紧地揣在衣兜里。握着手中的钞票,我不觉地加快了脚步。

仲冬的年三十,早已是银装素裹。除了星星点点的雪片,砭骨的寒意也逼迫我将手紧紧地揣在衣兜里。握着手中的钞票,我不觉地加快了脚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