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Ending Story 草稿站

若心能新生于人世,夜半之月亦可眷恋之?

分类: 海音寺的裁夺

故事发生在中华联邦、欧洲联盟与玛雅帝国三大国雄立的时代背景下。来自中华联邦的花和在玛雅帝国侵略前随父亲撤离了日本,但他心中最为挂念的导师海音寺在日本遭玛雅帝国侵略亡国后音讯全无。

随后十年,花和以高票当选为中华联邦华北省立华市的第二任市长。可在中华联邦,从政即是没有出路的绝望之人才会做的“末业”,花和因此备受欺侮与屈辱。但在花和与祁红相遇后,花和的命运从此改变了:他从祁红手中接受了一把废弃的“御神刀”,借用这把“御神刀”,花和在归途中自“时魔”的追杀下救出了一位声称自彼世而来的新任时间之神神无。时魔惨败负伤,命悬一线时被花和的挚友于鸫方发现并收留;花和以导师海音寺的教诲为引,向神无呈递御神刀以示忠义,成为神无的神使。故事从这里发端,但悲剧不会止步……

“后山我记得有一个石灰窑。”“对,那石灰窑还在,废了有五十多年了。之前说那附近有黄鼠狼偷鸡吃,现在仍有。”花和低头抿抿嘴,想笑又笑不出来。

“后山我记得有一个石灰窑。”
“对,那石灰窑还在,废了有五十多年了。之前说那附近有黄鼠狼偷鸡吃,现在仍有。”
花和低头抿抿嘴,想笑又笑不出来。



继续阅读

“你也觉得我好事?”花和羞愧地笑笑。“好事?我说你不怕死啊!听说官僚已经确定的人事被你这一捅都成糊涂了,他们没要你提头见他就已经很留情面咯。而且好事这个字眼你还攀不上它。好事的是那个姓赵的。今天...

“你也觉得我好事?”花和羞愧地笑笑。

“好事?我说你不怕死啊!听说官僚已经确定的人事被你这一捅都成糊涂了,他们没要你提头见他就已经很留情面咯。而且好事这个字眼你还攀不上它。好事的是那个姓赵的。今天把顶头上司赶回老家,明天指不定又要想什么好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