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的文章杂物间

若心能新生于人世,夜半之月亦可眷恋之?

分类: 知更鸟

“阁下贵安,冒昧来信还望海涵。虽不知阁下姓甚名谁,但在下明白,既然您有勇气启封吾辈的信件,相必是一个极其勇敢的人。在下曾是一个作家,怀抱拙作殁于寒冬,却因怨念永生于烈火……”

“痛定思痛,在下决定了一样事情。阁下所将要目睹的一切,都曾是吾辈的夙愿……”

信件的落款是中华联邦九十三年,花和自信箱中取出这一封信的时候,它早已寄出三十年之久。在经过商讨后,花和决定与神无祁红一同前往阔别已久的家乡北梅镇,造访信中所提到的所谓“桃花源”。目的地是一个破败的茅草房,导览北梅镇的老先生也不敢靠近它。

“那是个凶宅啊……明明是个没有人的破宅子,半夜却也能传出歌舞声……”

花和推开门。可在那里等着他的并不是一位作家,而是一个来自三十年前的恐怖童话……

“阁下贵安,冒昧来信还望海涵。虽不知阁下姓甚名谁,但在下明白,既然您有勇气启封吾辈的信件,相必是一个极其勇敢的人。在下曾是一个作家,怀抱拙作殁于寒冬,却因怨念永生于烈火……”

“阁下贵安,冒昧来信还望海涵。虽不知阁下姓甚名谁,但在下明白,既然您有勇气启封吾辈的信件,相必是一个极其勇敢的人。在下曾是一个作家,怀抱拙作殁于寒冬,却因怨念永生于烈火……”

继续阅读